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出国。

我想去米国。


没有为什么。


就是想去。

silence。

今天下午他又回来。


没有一句话。


两个小时后他留了5000块后离开。


呵呵。


他想怎么样呢?


用这些钱买断这个年?


该死的男人。

各自远扬。

有時候真的希望逃離這個世界。

但我更想與你一同遠航。

生活在NEVERLAND。

遠離塵囂。

殇。

我患有很嚴重的抑鬱癥。
不知從何時開始。
我想我記得,但我情愿忘記。

我常常莫名哀傷、掩飾、悲觀,有尋死的念頭。
我從不在他人面前表現這一面,也從不告訴任何人。

偶爾的絕望時期,便在這些地方一吐為快。
也許你看見了,也許你沒看見。
你看見的也許不久就灰飛煙滅。
你沒看見的只是躲在深處暗暗偷笑。

有時候我認為自己是個瘋子,不可理喻。
我脫離了軀殼站在一旁暗暗冷眼觀看。


這一次我沒有瘋狂,我很平靜,只是不住流淚。

i'm sorry ...

哭完這一次。

明天重新開始吧!

i love u.

旅行箱。

«  | HOME |  » ▲ page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